有些限制艺术的发展
来源:    发布时间: 2020-01-20 16:44    次浏览   >

同时,主办方介绍,除了这12套优秀作品外,今年将在全国范围征集由群众原创的广场健身操舞,另外还会举办全国性广场健身操舞展演活动。出席发布会的体育总局群体司、文化部公共文化司等相关官员表示,下一步,体育总局、文化部还将对广场健身操舞活动按照引导、扶持、规范的方针,推动其健康有序发展。

广州荔湾区文化馆馆长张志松用常年从事社区基层文化工作的经验告诉记者,国家体育总局这一举措实际上不利于广场舞的艺术创造。“广场舞具有健身的功能,但说到底也是一门舞蹈艺术。如果统一动作、以几首歌作为范本,对广场舞自由创作发展不是件好事,有些限制艺术的发展。”

“如果统一舞步,是不是一个广场就跳一种舞?”在陈家祠广场跳舞的卢阿姨向记者说,每个人对动作和音乐的配合都有自己的理解,很难说统一就统一,而且南北有差异,东西有不同,如何全国统一?

国家体育总局要求的“步调一致”引来广州阿姨大妈们的高度关注,并纷纷向记者表达了自己的意见。如早前获得广州市“感动荔湾·十大新女性”称号的红菱艺术团团长杨永红就是一个广场舞爱好者,带领着自己组建的艺术团多次参加公益舞蹈比赛并获得各类奖项的她表示,会留意国家统一编排的舞蹈,也会作为日常跳舞的参考,但“这类网络流行歌曲已经被唱烂了,等统一编排出来更跟不上大环境了”,而且,她告诉记者,“很多中老年人对《小苹果》很反感,我们更喜欢怀旧金曲,忠字舞的歌。”

“从公园跳到广场,从广场跳到春晚,从国内跳到国外,从小孩子到老年人,广场健身操舞已经成为全民最为普及的健身活动之一。”国家体育总局宣传司副司长温文在23日的发布会上的一席话,让广场舞这一草根运动瞬间“高大上”起来。

24日晚,记者走访市内广场发现,人民公园、荔湾湖公园、大元帅府广场、中大北门广场以及各小区内的小广场、社区文化广场等地,均已成为广场舞“圣地”,其中尤以中大北门的广场舞开展年代最为悠久,至今每天有数百名大妈于此舞蹈。一早一晚,每当旭日初升,华灯初上,这些广场就成了喧闹的舞台,阿姨大妈们乐在其中,演绎着各自的精彩。

年过六旬的杨永红是大家公认的“舞痴”,“跳舞是一种兴趣爱好,兴趣是很难引导的,近两三年,很多人开始排广场舞比赛,2014年广州更有了首届广场舞大赛,然而,排舞的动作不多,只是向着不同方位反复跳,不断换队形。这是一种跳法,但不等于广场舞只能这样跳。要是统一舞步,最大的好处可能就在于便于大家参加比赛吧。因为有了统一的形式,但或会打击了一部分人的兴趣培养。”

多年来一直致力推广公共场所健身运动的广州冬泳会会长赖锡鹏认为,推广类似广场舞的全民运动,确实需要政府的引导和规范,但是统一编排12套广场健身操舞则是方向不对。“中国地域文化宽广多样,每个人的兴趣爱好也不同,统一推广确实有利于竞赛运动,但对民间自发的运动帮助可能不太大。”赖锡鹏说,政府的引导应该集中在空间资源的提升。“为广场舞找更多的场地,更好的场地,避免扰民,也为市民提供可用的场所运动、跳舞。”

在广州荔湾湖公园跳广场舞的张姨表示,对舞蹈兴趣浓厚的人可能更注重舞蹈的原创性,要求凸显个性化,但作为普通锻炼身体的她则“无所谓”,“跳舞也好,耍太极也好,都是为了运动一下身体,要是有统一动作,我不用跟舞团的时间,自己一个人也可以跳,也不错。”

据悉,2015全国广场健身操舞活动发布会上,一位领舞老师表示,其统一舞步的编排遵循动作简单的原则,学三四遍就能会,而且,每个年龄段有适应的运动量,每一个音乐都是全民化的。